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是个色废
称呼的话,可以叫滑稽
(↑本名hj谐音)
(本来想叫咸鱼的但是叫咸鱼的娃子好多嗷)

补一次昨天(七夕)的图
(昨晚火车到无人区没信号了就没发出去)
乞巧祈福嗷╰(*´︶`*)╯
p2当天回宾馆整理照片时发现的……

等会,左边俩条条的内容??药研你是不是故意的……?
问了他两次他都说不知道
´_>`   皮?
emmmm药研你开心就好?
⁄(⁄⁄•⁄_⁄•⁄⁄)⁄

半夜鬼故事JPG

火车上指绘的七夕图(尽力了)

日常皮断腿

那啥
装死(咸鱼)的某只回来诈尸了_(:зゝ∠)_
之前带着自家药(娃)跑去西藏耍了
路上没带纸笔(没法摸鱼),而且一直坐车根本不可能摸鱼啊!晕车加高反会出婶命的……
七夕啊……啊……
那就发点照片假装更一下吧(喂)

(都是瞎拍的……见笑嗷)(逃)

咸鱼诈尸JPG

药:大将你是故意的么!
溯:嗯……不知道?(笑)

莫名的天然呆里透着腹黑的感觉

————————————————

接下来是某咸鱼的逼逼
一直没说来着
因为不懂得找时机说嗷
最近一直在准备到西藏的事情
大概个把天的(往嘴里塞抗高药做预防ing)
接下来这几天
即将失联啦
(好了又是个咸鱼的理由)
(私心)
咸鱼会到那祈福的!
会祈祷大家平安健康的!
嗷!就酱(溜)(喂)

【药婶/abo/bl注意】收个flag2

不是车
不是车
不是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摸鱼使我快乐2hit_(:зゝ∠)_
画战斗场景超愉,悦~
p2是审神者 溯 的出阵场景

久经沙场,战斗治疗兼备

拿着个大太横扫战场

(以下是天坑注意,与flag无关注意,就是喜欢讲这位儿子的故事)

他的经历,医疗(军事)人员→调到时政,认命为审神者→暗堕成溯行军→被打败后“净化”再次成为审神者(也就是现在)
他原本效力的时政已经被溯行军推翻,过去已无从考证,溯潜意识里会故意回避自己忘记的一些敏感的事,因为左眼的诅咒(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那是他被“净化”后同时施加上的。(对应溯入手语音)

来自于不存在的过去。

按照他们的话来说,他是时空难民。

有关一个人的过去被改变,没了自己过去的他,顺着被改变的时间线上看他好似凭空出现,无因就有果,就好比记录历史的录像带被剪掉了一段。
没了过去,除了他自己的记忆,没人记得他,包括政府。
他们死活与任何人无关,因为顺着当下的时间线,他们本不该存在。
时空难民就是无根的草,没有过去这一根系让他们扎根于现世,一阵风就能让他们湮灭至虚空。
悄无声息地出现,挣扎着消失。
或者为了活下去,加入溯行军,找回自己的过去。
溯boss点语音:“夺到不属于自己的事物,是不可能被任何人原谅的。”
现世出现时空难民,也就表明溯行军不仅撼动了历史,余震已经影响到当下明确的个体。

能爬到调停官这个位子,溯得有自己的实力才行。
审神者中他的战斗力算是中上,最突出的优势是他在战场治疗中积累的知识与技术。
那是他第一次成为审神者时积累的知识,现在的时政一直盯着他,希望他能根据他记得的技术多写点论文报告(日常被压榨)
会自己做一点审神者治疗专用加速符,战后休整时往自己伤上拍。比起医生,更像是个用灵力治疗的奶妈?
续航能力max

(就先讲那么一堆吧……嗷_(:зゝ∠)_)

【药婶/abo/bl注意】收个flag(1)

审神者是溯
点这婶设
(这就是我把儿子拉出来溜溜的原因)
说好的(作死)flag
(不知道起啥名字那就不起了吧)
emmmm感谢催更(超小声)
拖延懒癌晚期不催怕不是这辈子都不发了……
水仙的刀子都架在某咸鱼脖子上了,已经开始寻思咋炖了,吓得吐出来的flag((유∀유|||))

文笔不好,抱歉
emmmm
今天是日常(不知道为啥就是想写)
在跑题的边缘大鹏展翅
(会上路的相信我,只是不是这次)

作为调停官的溯每天都要忙于处理各种杂事,每日将工作安排好交给近侍处理,如今他几乎没跟着刀剑上过战场。
有幸见过溯出阵与溯行军白刃相对的,只有本丸的一队老骨干们——那是溯担任调停官之前的事了。
如今审神者的出阵场景已经成为刃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甚至出现了审神者曾经用灵力威压使对面溯行军全数跪下的(龙傲天)谣言。
除了出阵,本丸还有个更加私密的话题。
“主上那么厉害,肯定是个α吧!”
出现了。
药研选择退出短刀夜谈,默默拿起放在手边的书。
“但是他不一直是β么?因为从来没闻到过主人的信息素呢。”
因为他喜欢用与他气味一样的沐浴露,混淆视听。
药研翻开下一页,暗自在心里回答。
“不过装作β的α也很多啊。”
“这个β装得真是天衣无缝啊。”
药研知道他们这些话,都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再这么闹我要向一期哥告状了。”
“药研哥小气!你是主人的助手却什么都不告诉我们,我们只好自己猜啊。”
“我赌五毛是α!”
“我觉得是β!”
“明明α更帅气一些!”
“所以主人到底是α还是β?”
药研:“我答应大将要保密。”
“诶——”
……药研表示非常心累。
溯:最近总觉得短刀们看自己的眼神亮晶晶的……
出阵?
溯被短刀们的请求说得一愣。
他犹豫下,指着自己,要我出阵?
围着的短刀们小鸡啄米般点头。
“现在审神者中大部分都是依靠灵力在本丸指挥,真正敢到战场厮杀的没几个……”他推脱解释着,却无意中瞥见五虎退站在短刀包围圈外,孤零零抱着小老虎泪眼汪汪的样子,意识到自己的言行对于孩子们太过严厉了。
他们还是孩子,怎么可以用工作时的语气交流!
想到这溯咬了舌头。
敏锐察觉到本来不为所动的审神者乱了阵脚,短刀们继续发起小孩子攻势,一句主人一句主上地把溯叫得懵圈。
听到动静,本丸别的刃也悄悄围过来看热闹。
看着大将的疲劳值刷刷地掉,明知道溯语不擅长对付小孩子,但是药研并不打算与众兄弟的好奇心为敌,当溯罕见地向药研投去求助的目光时,药研揉着自己的良心把视线别过去。
get到药研意思的溯整条尾巴耷拉下来。
确认过眼神,是躲不过的事……

溯原本计划只是出去溜达一圈,清晨出阵,却是踏着晚霞回来的。
药研一开始以为只是时间传送出了点偏差,但看到溯的样子后他断定溯肯定遇到了什么。
“哟,药研。”
他站起身,浑身肌肉绷紧,紫藤色的眸子泛出夕阳的余光。
彼此距离靠近,他嗅到了溯身上的血腥味,和浓浓的火药味。
“大将,发生了什么事?”
溯接过药研递上来的毛巾抹了抹脸,“安啦,弟弟们都没事。”
是啊,顶多轻伤,乱酱和前田他们甚至连擦伤都没有,就你黑得跟个非洲人似的。
讲真你是掉木炭资源点里了么……
“遇到了点麻烦,稍微兜了些圈子。”溯耸了耸肩。
药研帮着弟弟们将装满资源的箱子从马身上卸下,交给长谷部清点处理,检查弟弟们是否无恙,再送他们去洗澡手入。
溯夹在短刀中间试图躲开药研的检查:“既然没什么事那我也去……”
“大将你等等。”药研拽住他,余光瞥见了地上延绵至溯脚边的血迹。
血腥味逼得药研脑内的血液都退光了。
“你身上的血是怎么回事!”药研炸毛了。
话一出口瞬间震得整个庭院鸦雀无声,众刃齐刷刷回头,乱抽了一口气。
感觉到药研散发出冰凉的信息素,溯用尾巴使劲戳了一下他:乖乖哦!你激动啥,收一收你的信息素别吓坏弟弟了啊!
“啊,那个啊,是敌人的血哦。”溯打哈哈ing
厚听了这句话瞬间鸡血:“一开始我们被传送到七图的时候我还有点紧张,但看到大将在我们身旁,那种沉着冷静的气场瞬间让所有恐惧都消散了。”
众出阵短刀们纷纷点头。
“等一期哥远征回来我要告诉他今天的见闻!”
……
待大家散去,药研不说什么,只是死死盯着溯。
“很厉害嘛,带着弟弟单挑七图?”药研挑眉,溯干巴巴瞄了一眼:“药研不相信大将我的实力?”
“我信。”这么说着,药研冷不丁戳了下他的下腹,溯一个激灵,疼得差点跪下。
药研抬手扶住脱力的溯,瞪着他:什么都别说了,跟我去手入室。
药研的眼神,跟他的手一样是冰凉凉的,凉得溯心里超虚的。

“说实话吧,其实我只想去一图的,但是被溯行军知道了行程并钻了空子……”(论被敌军赶鸭子上架是一种怎样的效果)
“既然发现异常为何不撤退?”
“说好的事不能食言啊……”
药研没有回话,但溯已经从他努力克制着的信息素中嗅出了怒意。
溯:超乖jpg.
药研:超凶jpg.

鬼药
摸了两天的鱼,我真的低估了自己的咸鱼能力了……
依旧不会上色(瘫)


关于驱鬼活动的刀装问答
问药研能不能搓一个投豆兵出来
他给了我个黑蛋……
再问,又是黑蛋
What?Excuse me???
是不知道怎么搓豆兵么?
绿(不是)
既然知道你还不干活,你不搓我让别的刃搓了哦?
绿(不给)
干嘛啊,突然闹别扭?
绿(没有闹别扭)
……
……
婶放弃治疗
自暴自弃
嘿呀啥都不想干,是不是想上我(开玩笑的挑衅语气)

……
直球
……
笑容逐渐凝固……
抓着豆子就往他脸上糊
(果断换近侍)
肝了一上午,吧他晾在一边一上午
觉得差不多了,把他拉过来
(严肃脸)今天知道错了没?

知道错了啊,还敢动婶不?
……
……
(思考良久)
(樱花转了好一会)

Woc…
你你你给我等着(默默找豆兵)
别以为你本丸杠把子我就不敢打你嗷嗷嗷!!别溜啊!机动上万又怎样!有本事站着给我打嗷!
金投豆兵
……
……
……(拿着刀装不知所措突然害怕JPG)
……意思是说不用我找了家伙都给我准备好了?
…………他想表达什么…………
药研你平时不这样的
……
肯定是被鬼附身了
(拿起投豆兵)

Then …………

你觉得婶婶是大人不
绿(不是)
不是你还日!

你这是犯罪!犯罪!!


 
   
刀剑乱舞,卸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