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是个色废
称呼的话,可以叫滑稽
(↑本名hj谐音)
(本来想叫咸鱼的但是叫咸鱼的娃子好多嗷)

自家本丸作死的刀装问答
p1现状
p2某刃搓的
p3 p4是无关的摸鱼

以下
↓是某皮婶把自己皮了进去
刀装问答
爬墙注意
吃醋注意
自家刀刀
或许ooc注意

婶婶:新刀立绘莫名戳心!故事莫名戳心!(就有点心疼?这样的……啊,抱歉,那么严肃的东西被我说得那么脱线(瞎逼逼))啊啊啊声音也好好听!不管我好喜欢他!(假装爬墙JPG.)

然后药研的醋坛子就,翻了,翻了,翻了↓
回本丸刀装问答,问他什么问题他都“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之前强行爆肝熬夜后他也是这样一直搓银蛋生闷气的……(拒绝回答)
看着一桌子银蛋蛋,婶开始慌了
又问了句:“药研老公我错了嗷……”
银(是的又是银蛋)
……
妈耶我是不是凉了。
颤巍巍问他是真的生气了么
今天本丸第一个金蛋蛋_(:зゝ∠)_
仿佛能看到他散发出的黑色气场
……(*꒦ິ⌓꒦ີ)我我我我错了!
(夫管严怂地缩在角落)
婶绝望地想着要不要收拾收拾去别的本丸过夜稍微让他冷静下,背着包准备摸出本丸时被他拽住藤蔓,堵在了本丸门口。
他,不,同,意,我,去,别,的,本,丸。
那个,药研是舍不得我走么(抱有一丝希望)
(绿)不是
还不肯让我进屋!!
啊!
婶哇的一声哭出来哦!
(委屈巴巴)
那我只能钻马棚了呜呜呜呜呜
我知道错了嗷QAQ让我回屋好不
(绿)不行
……
……这个回答可以,立场非常坚定,值得赞赏(失智)
(惨兮兮)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作死要适度)

最后还是在别的婶家窝了一晚_(:зゝ∠)_
第二天早上问他
我待在别人家,药研会到别的本丸来找我么QAQ
(银)不知道
那我自己回来……
(绿)不给
(呜呜呜呜呜哇嗷嗷嗷嗷)
等你心情好了可以放婶回屋么QAQ
(金)我会的
那你什么时候心情好啊?现在?(厚脸皮)
(银)不知道

到了中午

(缩在本丸门口)药研还……还吃醋么……
(绿)不了
嗷!能放婶回屋么QAQ
(金)好的
嗷呜!!(窜回自己的屋子里,同时委屈巴巴瞪着他)你这样子对你的大将你良心不会痛么!
(绿)不会啊
……(氛围凝固了)
(*꒦ິ⌓꒦ີ)我我我错了我不该这样酸你的嗷!我反省!咱能好好过日子不QAQ
(金)好的
(婶婶樱吹雪!)
你真的不生婶婶的气了?
(金)算是……

(经过一番折腾总算是哄好他了,不容易,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小声嘀咕)(药研你是山西来的么这么会吃醋……)
(对不起我再也不爬墙了)(土下座)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