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是个色废
称呼的话,可以叫滑稽
(↑本名hj谐音)
(本来想叫咸鱼的但是叫咸鱼的娃子好多嗷)

Somnus

脑洞向迷之世界观
或许图文无关

——————————————————
医院与枫树林,成为一段佳话。

至此,枫树被誉为治愈一切的神树。医院将白十字改为枫叶的红色。相传,若在树下许愿,接住随风纷飞而未触及土壤的红叶,精心珍藏当做护身符,愿望便可以在不经意间实现。

两个世界的关系得到确定——互为梦境,相辅相成。

噩魔们发现,自己并不是不做梦,而是无法入睡。
唯有与好睡的灵魂相伴,闭上眼,才能到达属于他们的梦境。
那些有了约定,带着噩魔入睡的灵魂被噩魔赋予了新名字,睡眠之神,Somnus。
完美有序的世界是噩魔的梦,而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意识打破那完美的秩序,创造出奇迹。
那些能够让人醒来后显现出神迹的噩魔,有了新名字——噩神。

互为阴阳,相互为神。

“做我的朋友吧!”
噩魔低下头看着抓住自己的灵魂。
眼里是诱惑。满是欲望。
“我可以用灵魂来取悦你。”
“作为交换,用你的意识来完成我的愿望。”
噩魔歪着头,
…嘛…大家开心就好。

那是混沌的开始。
有梦的人得到了取之不尽的奇迹,没有梦的人成为蝼蚁。

他们说那是人类在尝到鲜红果实后的惩罚,从此我们被踢出了秩序的伊甸园。

噩神的力量渗入到人类的世界,秩序被打破,篡改。
没有梦的人类还是人类,有了梦的人已不属于人类,而是能带来灾难的魔王。

噩魔,噩魔!
噩魔再次,被认为是邪恶的存在。
是噩魔引诱人类吃下了禁果,是噩魔教唆人类将自己的灵魂献出!
他们不仅仅满足于撕碎人类的灵魂,还乐忠于撕碎整个世界!
潘多拉魔盒已打开……
混沌的渗入,扰乱了和谐的万物周期,带来了战乱,瘟疫,饥荒……

欢迎来到新世界。
呐,这全新的世界,你喜欢么?

噩神透过Somnus的眼,站在战争席卷过的焦土上。
一根根被战火烤得酥脆的白骨,只需闭上眼,踩上去,倾听脚底碾碎的脆响,仿佛散步于深秋中的枫林。

你喜欢么?
噩神问着。
Somnus站在黑白的世界之顶,没有回答。
你喜欢不?
噩神又问道。
“……”
原来你不喜欢啊……
“……”
要是你不喜欢的话,那我就毁掉它吧。
“……”

“……杀,了,我。”

Somnus冲着枪口张开双壁,灵魂最后的呐喊。
一声穿透大脑的巨响,开在头颅的罂粟花。
Somnus
红的,白的,散了一地。

讨伐噩魔的战士们用黑漆漆的枪口指着头颅开花的,非人的怪物,“为什么要这么做?”

噩神笑着

因为

爱你

就像是我爱你一样,这是不需要理由的吧?

我爱你啊
我要把,梦,这世界,作为礼物,送给你

为什么

最后

还是

只剩下

我一个

END

Probably?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