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是个色废
称呼的话,可以叫滑稽
(↑本名hj谐音)
(本来想叫咸鱼的但是叫咸鱼的娃子好多嗷)

梦啊梦
Somnus

噩魔变得友善温和了。
和平,不管是多么残忍的事都会被忘记的。
能做梦的人在增加,不能做梦的人羡慕那些能控制梦境,在梦里完成愿望的人。
变化微小到每个人都未发现。
那天,报纸上的一小篇文章,庆祝了两个世界完全重叠。

“你是噩魔吧?”小孩这么问着。
是。
“跟我交朋友吧?”
理由?
“就像是我爱你一样,这是不需要理由的吧?”
我跟梦境交了朋友哦。
厉害吧?
躺在床上的小孩笑着,想跟医生们讲述着梦里的所见所闻。
可肺里插着气管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急得不停冲换药的医生眨眼。

……你的记忆里只有白色的天花板。
“是啊,好寂寞的……不对!你偷窥了我的记忆?!”
是的。
“诶!!!”
你生气了。
“那是必须的吧!”
噩魔愣住了,赶紧对比起看过的记忆。
对不起。
即使像人类那样道歉了,小孩还是在气头上,不予理会。
……
噩魔闭上眼。
顷刻间小孩的眼里映入了鲜艳的色彩——
“啊!天啊!!是枫树林!!”
噩魔不知道什么叫快乐。
看着小孩一扫阴郁的表情,活泼得像朵烟花……似乎,能稍微捉住一点感觉。
很重要。噩魔这么想着,将这段时光珍藏了起来。
“你就是我的神啊。”
小孩这么说着。
“只要跟你在一起,我就能看到全世界。”
“就算死在病床上,我也满足了呢。”
……噩魔不语。
与之前的片段不同,这次的对话感情成分十分复杂。噩魔解析不了,只能全数记下。

人类,是噩魔的神。
噩魔,也可以是人类的神么?
噩魔思考着,有什么念头从过去珍藏的记忆中排列组合出来。
即使灵魂在梦里完成了愿望,躯壳却没有。
小孩点头:“梦醒了,也就什么都没有了啊。”
有那么一种可能,可以不止在梦里……在你们的世界,完成你的愿望。
这是尝试。

小孩看着噩魔。

噩魔从小孩的眼里读出了希望。

这是灵魂与噩魔的第一次交易。

“实现我的愿望,我将我的一半分给你。”

那毫无生气的地方,存放病人的地方,医生们埋着头写着处方。
耳边传来风拂叶梢窸窣声响,鼻尖消毒药水的味道被泥土湿清爽的潮气挤开,察觉到变化他们抬起头,眼前炸开的艳丽红叶刺激到了视觉神经。

医院变成了枫树林。

树林深处传来鸟鸣般清脆的笑声。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