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啊,悠(鱼)闲(咸)一点也不赖呢

(药婶)若审神者曾经是溯行军?(八)


前情概要:薄茶:莫名其妙的接手了迷之本丸,大家都不理我哭唧唧……身为话痨没人理真的会憋死的……




阳光暖暖的正适合蔬菜成长,短刀们收到了打理田地的任务,他们拿着菜篮子,光着小脚踩在软软的土壤上。迎着春风深呼吸,就能嗅到蔬菜脆爽的香气。

准备去交日课任务,路上居然见到短刀们!薄茶心里激动得砰砰直跳,这本丸短刀简直就是隐藏六花,个个侦查隐藏机动贼高平时根本找不见。

“大家辛苦啦~”

为了不吓到他们,薄茶老远就开始打招呼。

短刀们听到主君的声音纷纷回过头:“啊,主君好啊。”收起笑容,迅速放下工具整理好衣冠。

氛围急转直下,严肃到薄茶心里一凉:“不用那么见外啦。”

“对,对不起。”

都说不用那么见外啊QAQ薄茶心碎了,我我我长得很凶么?难不成我在他们眼里顶着一副窝瓜脸不成?

得赶紧想些话题来活跃气氛……

“啊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啊,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好好照顾苗儿以后就能吃到可口的蔬菜了。”

薄茶捋了下自己脸侧的羽毛,你可以做到的,快点想啊,轻松的话题,加油!“说到春天,可不止干活呢。”

对的,就是这样!

视线从划过带着露水的菜叶,渐行渐远,越过毛茸茸的草地,落到带着粉红色的树梢。

“正好万叶樱也开了,大家明天要不要去赏花?”

粉粉的樱花!

呐,呐?

“啪啦——”不知是谁端的菜篮子落到地上,里面的蔬菜散落一地。

五虎退抱紧自己的小老虎,薄茶仿佛听到了氛围破碎的声音。

看着大家眼神都变得苦涩,她的心跟着揪起。

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

药研是第一个从微妙的氛围中反应过来的。

“啊啊,谢谢大将好心,不过不用了。”

“……那好吧,抱歉打扰了。”

薄茶手中的裙摆被捏得皱起,她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是什么表情。

“……”

果然,对他们而言自己只是外来人,被讨厌了呢。

不是第一位审神者就不行么?

薄茶不 知情 ,她只是很郁闷。

郁闷的她只好写了封信求助,这是她从狐之助那得到的唯一能联系咨询的人。

now loading……

“您联系的人到……”

长谷部还没说完话溯就冲了进来:“非常抱歉!您没有受伤吧?”

“啊啊啊啊!!!”薄茶这些天被这本丸苦逼的氛围折磨得简直要暗堕,听到有人来一把甩开文书,挂着泪花就要抱溯大腿,然而看到溯的样子后她马上调转方向扑到长谷部那边去:“妈呀溯行军啊啊啊啊!!!”

“……”

溯:标准微笑。

转身拍了拍愣在一边的药研,“看来小姑娘蛮有精神的,药研我们走。” 转身准备下楼。

“别爸爸我错了别丢下我啊啊啊啊QAQ”

长谷部发现……原来自家主君嗓门还能这么大,还有你怎么抱大腿抱得那么熟练啊!!快松开啊!没看到他身边的药研开始散发魔王气场了么!!

“我长着犄角,还有这尾巴…不怪你…”

自言自语着溯的尾巴就耷拉下来,无精打采地拖在地上。

“婶份证拿来让我记录下,一周后我会把结果发送到你的邮箱……”

啊啊我这几天盯着电脑都没睡好不容易政府批了假被你这封信叫过来我很累的麻烦请速战速决…………

溯像是在念文书般交代着,为了压缩时间他一口气不间断讲完,正准备换口气继续讲,头毫无征兆地被人摁住。

药研笑得宛如一模阳光:“溯,我觉得……”

“你的角和尾巴都超——帅的。”

溯:瞬间从红脸回复至樱吹 暴风 雪

恭喜玩家药研藤四郎get技能:顺毛
  
 
  
长谷部&薄茶:为什么感觉眼睛好痛。

溯:很开心地掏出平板:“小姑娘的名字是?”

“薄茶。”

“你的通话记录还保存着么?”

“有,这是我的手机。”

将手机连接至平板,点开网页:“对方加密过。”

不过有狐之助提供的名单,省下许多排查工作。

“您的情况我已经向政府反馈,好在您早期与我取得联系。继承二手本丸若没有登记在案,出了事是不受政府保护的。”

“对了,他们说能保证我的人身安全,还给了我这个?”薄茶说着拿出护身符。

“………………”

“………………”

溯沉默了。

我要怎么说出来,妹子你拿的只是个普通御守……
 

 
以下碎碎念 

溯:讲真,薄茶这种性格我不太擅长对付。
(她实在是太单纯了……)

药研(挑眉):嗯?比如说抱你大腿?

溯:…呃…你是指她的冲动型性格么……

药研:对同事上下其手已经构成性骚扰了吧。
(这句话醋味好大)

溯:……
(药研你这是炸毛了么)

溯(笑):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药研:才没有。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