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啊,悠(鱼)闲(咸)一点也不赖呢

(药婶)若审神者曾经是溯行军?(七)

(轻微压切婶(新婶出场)(°ー°〃))

(but,主cp一直是药婶……)

 

(亲爱的调停官大人,有新(或许是旧的)任务!!)

药研把脸上的信拿下来放回桌上,溯叹口气皱着眉看着他:“发件地址还是 上次 的本丸。”

“那个疑似暗堕的二手本丸?”

溯扶着额点点头,手指放在桌上轻敲,心情无比复杂。

冲泡过的咖啡一点都不苦。

他伸手想够一边的咖啡罐,被药研阻止了。

“咖啡喝多不好。”

溯收回手往桌子上趴,尾巴开始敲地板。

药研没有继续说什么,想着就让大将静一下,顺便确认下这看起来就很闹心的书信内容,从桌上拿起信,却发现信封还是密封的。

“大将,这信还没拆开?”

“你先看,我怕到时候我去砍人光你一个人拉不住我。”溯懒洋洋地说着,撇过脸,不想自己生气的表情给外人看到。他那稍微长一些的犄角抵着文书,在淡蓝色的纸张上留下一条浅浅的压痕。

药研点了点头,他知道溯现在心情极其不好。

大将平日脾气好,以微笑示人,那是修养。

不发怒是他能忍。

药研拆开信封,溯听着纸张发出的脆响,脑子转得飞快,他走到书架上翻看文书。

药研拿出信件,溯回到位子上点开时之政府官方网站,照着书上条例噼里啪啦码好字。

药研读信时溯将鼠标移动至按钮上随时准备举报,大有揪着对手再战一场的架势。

“冒昧打扰:本丸的刀们看起来都很怕我,如何才能与他们拉近距离?狐之助只给了我这个地址…说是有困难尽管来找您…”

“……”药研观察着溯的反应,溯听到内容后盯着屏幕的眼神明显变了。

“……完了?”

“……完了。”

在溯不知情的情况下,二手本丸有审神者上任了。

看这封信的内容,还是新手的样子。

溯不怒反笑:“……我什么时候成了别的本丸知心大姐姐了?”他呵呵冷笑着,“没经过负责人批准,擅自安排新的审神者接受有暗堕风险的本丸……越权操作啊。”

药研蹙眉:“看来之前的人想把这烂摊子推给你。”

“在我失误时趁机大肆攻击。”

“不过这不是你职业负责的范畴…你完全可以…”

“确实不是。”

溯关上官网:“药研,把信给我看看。”

now loading__

(这篇轻微压切婶注意()´д`())

(婶婶有名字注意(゚⊿゚)ツ)

 

大家好,我是新上任的审神者,化名簿茶,审神者资格考式合格后我接到了让我接手本丸的电话。

迷迷糊糊的我答应了,待合同生效后我才发现个不得了的问题。

这并不是官方渠道……

怕不是黑心中介?!

心里凉了半截,这么想着,系统提示我的坐标正被读取,同时眼前蓝光闪过,脚底出现了传送阵……!

妈耶!!!

我吓得跳了起来,待我落地时……就被传送到这本丸里了。

就那种你刚刚在商场瓷砖地上跳起来落地时脚底踩着草地……顺便惊起一群麻雀。

我是不是该庆幸下还好没有被传到鱼塘马棚树上锻刀炉里……

不过这哪??

战战兢兢地悄咪咪地顺顺刚刚被吓炸的毛……

“审神者大人!”

“我的妈啊啊啊啊啊啊!!”

审神者这声尖叫吓得狐之助也跟着炸毛了。

两人定睛一看,都松了口气。

院子里安静得出奇,本丸只是客观存在没而有一点人气,好在有人打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萧条。

“狐,狐之助,这本丸是怎么了?”揉着狐之助的肉垫给自己减压ing

“嗯?”狐之助有些疑惑地抬头:“您不知道?”

我使劲摇头:“我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接了通电话就到这来了!”

“啊?”它听到这话也懵了,耳朵耷拉下来,心虚地开口:“那个,能否把合同拿出来让我确定下?”

我把手机递给它,狐之助扫描了我的资料,上传,查询……

“不应该啊?”

它转过身:“这合同居然是有效的?”

“不可能!!”我脑内闪过审神者手册上接手别人本丸条件第一条:

至少四年的就任经历。

“我才刚上任,并不符合接手废弃本丸的条件啊!”

怎么会生效?!!

“啊……请您稍安勿躁……”

“怎么可能不慌啊!!”

“我再去查询确认下……”

我抱着狐之助,蹲在院子里掉眼泪,合同确实生效,若草草拒绝接任,这件事将会记录在我的档案里。

若是毁约,这将是我最后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上任管理的本丸。

与政府交涉的结果仅仅是将我的行李送过来,顺便给了我个护身符,说是能保证我的人身安全。

年少无知被恐惧无助冲昏头脑的我居然就这么信了。

还是愣头青本着不行就逃的思想方针,我开始莽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船到桥头自然直……

我一边提着行李一边这么默念着。

“请问有人么?”

巨尴尬的一声问候。

没有任何回应,反倒是那穿堂风呼啸着照着脸招呼,吓得我一哆嗦,心里拔凉拔凉的。

妈呀这是上了贼船啊QAQ

我缩着脖子怂成一坨,一边往里头蹭一边不死心:“有人么……哇草!!”

天啊你们是鬼么!你们啥时候挤到楼梯口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黑暗中红橙黄绿青蓝紫色的眼睛一声不吭干瞪着人是想干啥!!

薄茶被吓得贴着墙壁,而付丧神们对审神者的过度反应不为所动,有几位眨眨眼,黑暗中一闪一闪亮晶晶……

薄茶采取敌不动我不动战术。

……薄茶采取战略性转移战术。

她在走廊转角处站稳,自我催眠大家只是害羞对自己没恶意的balabala,深呼吸调整好心情,勉强摆出个和善的笑脸,颤巍巍把头从拐角处探出来……

原本准备离开的几双眼镜又齐刷刷看了过来。

薄茶微笑着,但是她好想哭。

笑面轻僵jpg.

“大家好……”

“你好。”

几声小声的回应,五虎退的小老虎跟着“嗷~”了一声。

付丧神们的回应给了薄茶莫大的鼓励。

“我是你们新的审神者,名字叫薄茶,请多多指教。”

“嗯嗯。”

几双小眼睛眨巴了下,有的微微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薄茶感觉他们在怕着她。

“那个,请问,我的房间在哪?”

他们面面相觑,默默让开了个道。

薄茶捡起自己的行李:“谢,谢谢……”

……
…………

“不介意的话行李由我来帮您拿过去吧。”

在薄茶心冷到极点时,有人发声了。

是压切长谷部。

听到有人愿意帮忙薄茶使劲点头,两眼放光,满怀感激地把行李递过去,那样子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啊,在这无情的世间居然还存有刃性的温暖!!

好感度+1000000

now loading__

本丸在新的审神者上任前就开始讨论起了接待对策。

“这次要派谁去接见新的主君?”

大家沉默。

五虎退忍不住哭了出来。

“呜……这次又是怎样的审神者要管我们啊……”

“退退没事的,还有我们呢。”

“为什么人类跟我记忆中的不一样,难道我们拥有的记忆全都是虚假的……?”

“我好想跟着之打败大姐姐的大哥哥走……呜……”

一期哥……

看着短刀们互相安慰,压切长谷部叹了口气,可不能这么下去,他开始吩咐。“打刀太刀负责保护好短刀们,新的审神者由我接见。”

………………………………

长谷部拿着行李走上楼,短刀们在他们身后默默注视着。

从楼梯到房间的路上,一路无言。

 
接受本丸的这几天薄茶一直让长谷部当近侍。

本丸是长谷部带着她熟悉的,写出内番安排表后不知如何宣布,是长谷部帮忙传达给每位刃的,就连日课,饭点下楼吃饭也粘着他。

不管长谷部机动彪得多高,薄茶都能紧紧跟上,甩都甩不掉……

就像极了小跟班。

now loading__

(这位婶婶机动一万八)

(待会放新婶婶(薄茶)人设(*`▽´*))

婶婶人设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