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啊,悠(鱼)闲(咸)一点也不赖呢

(药婶)若审神者曾经是溯行军?(六又二分之一)

人物ooc注意

最近溯很忙。

虽然一直如此,不过最近他忙的内容不太平常……忙着与自己的上级互怼……

emmmmm……

药研不知道溯是吃错什么药了,打了鸡血一样吧举报(黑)自己的言论一个个怼回去,每个言论他几乎都是秒回。

溯坐在电脑面前,各种设备全开放在桌边,那架势不拼个你死我活不罢休。

“用得着么?”

“用得着。”

溯喝了口咖啡,一遍遍扫视显示屏上不断弹出的各类截获信息:“这是我的工作。”

“合同上没有这个要求吧。”

听到这话溯微微挑眉:“嗯?没有又如何。”

“这种事,没必要写在合同上。”

药研笑了。

“是么。”

真是败给你了。

他拼命工作的样子,不禁让人钦佩。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最终以一封道歉信终结。

随信附赠的是政府批的一个月的假期。



now loading__

“有文书传来~”

狐之助叼着个信封跑过来。

emmmmm……

很遗憾,“一个月”的假期只持续了两小时。

“……”

溯趴在桌子上咸鱼,眯着眼闭目养神了会儿才伸手,狐之助将信递过去。

看到信封上的发件地址溯一口老血一把老泪。

全本丸被溯瞬间暴走的灵力吓了一大跳。

“大将?!”

察觉到异常药研跑上来看情况,就见溯抱着咖啡罐,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身后的尾巴狠劲锤着地板,敲鼓一样。

干吃啊……

喂大将你这是要苦死自己还是要噎死自己……不行不行,就是大将你想我药研藤四郎也绝不会让大将自杀的!

嗯,非常贴心地给溯递温水。

黑着脸接过杯子,溯干了水后旁若无人地开始用两颗犬齿啃杯缘,嘎吱响。

炸……炸毛?

药研想起乱给自己科普的的名词。

乱:“炸毛的话,当然要顺毛啦~”

顺毛……?

药研努力推断想象着治疗(误)方法。

想到了退退的五只小老虎……

想到了溯安慰工作失败的狐之助时……

想到一期哥表扬弟弟们时……

emmmmm

掌心向下,轻放于患者头顶,手指弯曲,与患者头部曲线相贴合,手腕自然放松,手臂稍用力,顺着毛发走向缓慢顺下,根据病情可自行决定使用次数,如遇不良状况立即停止使用。

然而药研仅仅把手放在溯头上溯就定住不动了。连呼吸都窒住。

……?

出现了意料之外的症状?

药研脑子里闪过药物过敏这一概念。

不,您的审神者怕不是卡掉线了。(误)

“??!!!”

整个本丸再次被溯瞬间爆走的灵力吓了一跳。

论本丸的审神者是怎么炸的。

“……药,药研啊。”

溯把脸闷在杯口,故作镇定,尾巴却是因为紧张绷得老直。

看着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药研心里一笑。

之前喜欢看我着急的样子,这次就让我看看你慌张的样子。

他满心“关切”地俯身,凑近溯的耳畔压低声线:“怎么了?大,将?”

这话撩得溯魂都飞了一半,咬着牙堪堪瞪了药研一眼,尾巴一甩抽在他腰上。

然而又下不了狠劲,像是被人拍了一下。不痛不痒,倒是逗得药研笑了一声。

溯把头埋得更深了,呼地将信举起,这架势裁判亮红牌似的。

“?”

“文件,有,有求助信。”

他将信拍在桌上。

“别掩饰了我看到了都红到耳朵根了。”

疯狂被尾巴抽。

药研笑着,将手从溯头上拿下挡了几下攻击,忽然心血来潮恶作剧般抓住那不安分的尾巴。

“噫呀啊啊!”

溯抓狂了。

“药研啊啊啊!!”

溯蹦起来一把夺回自己的尾巴,崩溃地喊着一边将信拍在药研脸上。

(以上是铺垫,铺垫……)

(只穿一件短袖(院服),在操场上瑟瑟发抖……被风吹到失智)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