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啊,悠(鱼)闲(咸)一点也不赖呢

(药婶)若审神者曾经是溯行军?(三)


调停官要到本丸啦也就是说
两位药研要见面了
(一直纠结于怎么区分这个本丸和溯本丸的药研)

now loading__
.
.
.
待到达另一个本丸,溯眉头紧皱。

药研也隐约感受到了来自另一个审神者的灵压。

像一块冰冷的石头,透过身形直接挤在肋骨之上,紧接着是心房有种模糊的酸痛感。

喘不过气。

“……这是什么情况?”药研想问狐之助,然而那家伙送二位到了这后早就没了影。

就很绝情x2

溯深呼吸,“冒昧打扰~请问这里还有人么?”

“喂!”

药研瞬间身子紧绷,将手摁在刀柄上,溯拍了拍他的肩:“安啦,只是来串个门。”

哦,到暗堕(即将)的本丸串门啊……

不警惕才怪嘞!!

.
.
.

出来迎客的是另一位药研。

“…终于来了…二位,是来阻止大将自杀的么?”

.
.
.

“你家主人现在在哪?”

“我带你们去吧,只是现在她无法接见你们。”

“嗯?”

“她在睡觉。”

“我在她喝的水里下了药。”

“……”

空气凝固。

药研蹙眉:“……下药?”

“是镇定剂和安眠药。”

“干得好。”

溯眯起眼笑了笑:“要是任其发展,事情无法挽回就麻烦了。”

“若是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我会尽力配合你们。”

“多谢配合。”

“需要我介绍下她的情况么?”

“请便。”

大将患有抑郁症,持续了三个月个月。

最近病情恶化严重。

“比如?”溯打开本子,开始做笔记。

她的行为变得异常。有时会一个人窃窃私语,将所有的刀剑封印了起来,留下我是因为本丸必须有位近侍。

“我不知道她这么做的缘故。”

“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她有自杀倾向,没勇气实践使她越来越暴躁。”

“嗯哼……”

溯在本子上奋笔疾书,“不介意的话,让她醒来吧。”

“有些事我需要单独面对面询问下。”

他放下手中的笔,合起书笑道:“放心,我是医生,不是政府,我是来救她的。”

.
.
.

“……”

她在一声叹息中醒来,扶额,眉头紧皱,由于长时间的沉睡,头非常痛。

醒来后她根本没注意到溯的存在,默默坐起,转了个身,额头抵上墙壁。

没有马上狂躁,看来镇定剂的效果还在。

“嘿,小姑娘。”溯轻轻唤了一声,听到陌生的声音她猛的回头。

“哟。”

溯挥了挥手。

她没回应,只是默默盯着溯发呆。

“……就不问问我是谁?”

“……嗯……哦?”

她眯起眼看了下溯的角与尾巴:“溯行军?”

“哈哈。”溯眼睛笑成弯月:“小姑娘真聪明,但只猜对了一半哦。”

她听完什么反应也没有,麻木了,完全不感兴趣了。

但溯接下来的话让她倒吸一口气。

“你说过,过去永远有比当下更多的未来。”

“没错。”

“小姑娘想创造属于自己的历史啊,但是跟那些溯行军杂兵说是没用的。”

“……你是?”

“防止审神者人才流失例如被敌方挖角的调停官,通俗讲就是和稀泥的家伙啦。”

他说着拿出符文,金光闪过,她感到战斗时留下的伤被治愈了。

内心那种难耐的黑暗似乎也被安抚稍微老实了些。

“别怕,我是来救你的。”

“……”她看着溯,视线缓缓焦距在面前这单薄的人脸上。

曾经没有希望,绝望也不复存在。

而当地狱中垂下了蛛丝,毫无温度的眼中涌出了泪水。

“怎么……救?”

(昨天遇见了点紧急事态QAQ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了……)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