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啊,悠(鱼)闲(咸)一点也不赖呢

【药婶】那个,主人。我有个小请求。

日常向

ooc大概会有?

关于国服yz极化bug的吐槽产物

今早刚把药研送出去

脑子一热,emmmm,码字时就热糊了……

药研是本丸第一位毕业养老的刀。

而那三个赐物也是他带着第一部队领回来的。

自从带回来这三个精致的小盒子后,第一部队解散,只剩药研一个人当着近侍。

陪弟弟们切磋,迎接远征归来的大家,在审神者清闲的时候拿着论文与之探讨,沙场已有些许时候未涉足。

刀剑闲置过久会生锈变钝,于是他参加了战力扩充。

熟悉的腥风血雨,刀刃划开敌军骨肉,喷溅出红色黑色的花朵,天空中张牙舞爪的战旗踏着号角声一次次挺近敌军本营,然而沙场上的征战却不能激起曾经的成就感,甚至有了另外一种难以言喻的怠惰之感。

到底是怎么了?

药研盯着医书,思绪被困在莫名的迷宫中,走不出,忘不掉。

他有种预感,再这么下去,不是刀生锈,而是自己的心先变得愚钝。

我已经满级毕业了,做什么都不能让自己成长了。

这是事实。

并不是高处不胜寒,而是山重水复。

直到

审神者收到时之政府的通告,将这三个精致的小箱子打开,药研眼前一亮。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风尘仆仆的,三件物品。
修行。

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顺着这三件物品,他有一种预感,困扰自己多时的迷宫,终于有希望走出去了。

一次远征,药研遇见了别的本丸的今剑,拿着旅装束,穿着修行衣,带着纸笔……

啊啊,他笑了,这就是答案。

审神者每天都起得很早。五点半天刚亮,审神者迷迷糊糊地出了房间,迷迷糊糊地跟路过的药研道一声早啊再迷迷糊糊地飘到洗漱间刷牙,然后迷迷糊糊地准备飘回房间补觉……
从洗漱间摸回去补觉的路上审神者眼睛都没睁开,药研不动声色地靠在房间门口,等着这游离电子撞到自己怀里。

“唔嗯……?”刚起来脑子还没清醒的审神者感觉自己的脸碰上个软软的带有体温的物体,接着是整个身体被手揽进了充满药草芬芳的衣物中。

“嗯嗯??”冥冥中审神者意识到挡在面前的是药研,抬手试图推开他,而药研擒住审神者的手将自己的头压在审神者头顶。

于是审神者不动唤了。

“干嘛唔。”审神者嘟哝着,弯着腰被药研抱着,乖得像是提起了后颈肉的猫。

“大将。”

“唔唔。”

“起这么早不困?”

“啊唔,呀噫哞嗒嘟嘁啦嘛咋。(药研每天都起那么早)” (为了每天第一个见你我可是定了闹钟的!) 审神者心里嘀咕着,埋在药研怀里蹭蹭,贴着胸腔,能听到药研沉稳的心跳与呼吸声。

联想到火山中的岩浆翻腾涌动,那是地球的心跳。

她还听到药研轻轻笑了笑。

“你跟我不一样,昨晚你通宵了吧?”

“呀呀咿呀吧咿咋咕嘀嘀嘎嘀嘀嘎吧吱。(药研也要半夜照顾弟弟给弟弟盖被子)”

“最近怎么忽然那么忙?”习惯性揉着审神者的头发。

“……”

该怎么跟药研说呢。审神者暗自想着。

于是她有些心虚地抬起头,不让自己嘴被堵着说不清话。

“时之政府那出了点变故,我在跟别的审神者探讨相关事宜。”

“嗯嗯,感觉是很紧急的事情啊。”想到昨天审神者的房间灯火通明,药研松开手,轻轻弹了下她的额头:“大将要注意保持充足的睡眠啊,我先走了。”

这种时候,提出任性的要求,不太好呢。

审神者看着药研的背影,低头抿着嘴。

昨晚别家审神者的抱怨与无奈在脑内涌现。

抱歉,药研。

这是药研与审神者最后一次单独见面。

当天药研就收到了远征奥州合战的命令。

紧接着是内番耕地喂马切磋。

这突如其来的忙碌让药研有些措手不及,直接打乱了他原有的生活状态。

突然就忙得不行。

嗯???

最近怎么了么?

药研蹲在一排卷心菜面前,除了懵以外没出什么别词的可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了。

然后给青毛白毛鹿毛喂草的时候连头发被啃了都没发现。

再然后是跟弟弟手合后

“前田这次进步很大啊。”

“……药研哥,我是平野。”

……就怕空气突然静止。

啊哈哈最近度数加深了认错你了真是抱歉……

审神者趴在办公桌边刷着手机,文件被她稀里哗啦随意地铺满桌。

极化修行的bug在开放今剑极化的时候就有了,很多审神者在还未准备好的时候就被迫送走了今剑,这事闹得人心惶惶,最终是不了了之。

好在自家今剑满脑子练级切磋躲猫猫(lv35),根本没想过要出门修行。

通用修行三件套算是保住了。

听到药研能修行是个好事,但前车之鉴,审神者对此有了些防备。

尤其是yz小盆友觉得飞一次不过瘾,决定再飞一次爽爽。

在那之后论坛又是一阵鬼哭狼嚎。

这次审神者内心很是窝火。然而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是没有任何用的。

于是她很亲切地,面带微笑地,礼节性地,改签名,yzfm。

乱酱接过改了签名的战绩,盯着这四个字母:“yzfm?呐呐主人这是什么意思啊?”

继续面带微笑,可别带着煞气吓坏刀刀们了。

“啊,就是愿再奋忙的缩写啊,这么说是在激励自己啦。”

“哦哦,我学到了,既然主人那么努力,那我今天也要yzfm了!”

听此审神者觉得自己的微笑要崩坏了。

我今天也要yzfm!!

于是乱酱哼哼着yzfm出了门。

这四个字母很快就在本丸里流行了起来。

药研进房间的时候见到的就是趴在桌子上捂着肚子浑身颤抖(使劲憋笑)的审神者。

“大将?!怎么了?肚子不舒服么?!”

经过连续几天远征内番大礼包后药研算是适应了当下,然而他并没有理解这到底是为何。

难道是叫自己来监督大家耕地的?

啊啊,比起这个,药研表示更想去战场浪一浪。

审神者:励志踏破e3e4!!

乱酱:yzfm!!

众刃:yzfm!!!

看着热血沸腾的大家轰轰烈烈出了本丸,药研感觉锄禾日当午的自己已经跟咸鱼没什么区别了。

自己这样到底什么情况?新的试炼?

啊啊,心要先身死了。

不行,既然是试炼,就得耐得住寂寞!

地图踏破,1200战达成,然后是14天……

审神者看着文书,心里嘀咕着。

啊啊,还要等那么久。

她偷偷将那两件刚领回来的东西塞到衣柜最里,再用别的衣物盖好藏实。

心里痒痒,审神者暗搓搓趴在窗台边观察着地里药研绑起白大褂挖萝卜的样子,心中莫名升起一股罪恶感来。

这是我的任性。

等尘埃落定,到时候说清楚了再好好道个歉吧。

等待,等待着……

耕作完毕,药研换下沾有泥土的衣物,洗掉一身疲惫,正准备到庭院收起晾晒的药草。

“呐呐,骨喰见到了吧?演练场的那位。”

“哪位?”

是演习归来的第一部队。

“就是那位啊!我的马……投石兵石头丢过去的时候他居然躲开了!”

演练场有夜战?

“……鲶尾,你的投石兵丢的到底是什么?”

“那个嘛……啊哈哈哈……”

心疼被鲶尾投石兵“石头”砸到的娃子一秒。

得知此事的审神者将鲶尾的投石兵全数换成了弓兵。

次日

药研在庭院里就着不那么猛烈的夕阳看着书,等着演练场演习完毕的大家归来。

“今天又见到了呢,鲶尾说的那位。”

“三十多级居然能跑过骑着马的满级堀川。”

三十几级跑过了满级的?怕不是机动上万。

药研觉得他们说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还有堀川国广什么时候满级了?(婶:肝活动任务的时候满级的)

药研有一种自己闭塞过久已经跟不上大家节奏的感觉。

他们口中的那位到底是谁?

他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鲶尾,而答案却令他呼吸一窒。

是别的本丸的药研哦。

别的本丸的我?

药研不知道自己当时的表情如何。

是修行归来的药研哦。

有什么在心底被磨灭后又重新点燃,宛如烧毁自己的大火,思绪随着这股温度灼烤升华,飘到了远方。

强烈的意愿逼得他从原本自己构建的虚假的安逸与冷静中掉了出来,他想修行,去追寻,去探索……

他看向审神者的房间,只能瞥见审神者匆忙躲至窗台后的余影。

药研藤四郎似乎和平时有些不大一样。

审神者似乎和平时有些不大一样。

凌晨四点半,审神者拿出叠在层层文书下的活动任务列表,在最后一项任务上画了勾。

用紫藤色的布包着这三件宝贵的物品,悄悄摸出房间,走到庭院里,黑暗中的天与地稍微分开了些界线,月亮锃亮得跟个小太阳似的。

她看着天边的云朵淡淡泛出温和的紫藤色,手中紧紧抱着这三件宝贝,估算着时间,想着该如何给药研个惊喜(吓)。

地平线处炸出一片金色,略带寒意的天空渐渐染上了温和的阳光,清晨的雾气有些湿冷,审神者下意识地将自己抱成个团,思索着要不要回去加一件外套,却又不甘心错过当天与药研首次见面的机会。

这东西必须第一时间交给他。

“大将在外边待这么久,小心着凉啊。”

身后是熟悉的声音,接着是带有体温的白大褂包裹住审神者。

于是药研迎来了审神者由惊吓转为欣喜转为遗憾再转为怨念最后是目睹希望破灭后死灰般的目光。

“药研!!……咳,药研什么时候起来的?”

“从你出来一直到现在,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啊。”

“……哦是么……”合着自己傻傻的坐在这等他都被他看到了,审神者眼神死,这TM就尴尬了。

为什么药研会注意到自己早起,四点半怎么就起来了?见到自己也不打招呼暗中观察是要闹哪样?!还有从四点半盯到现在??

审神者脑内大戏不断,药研看着审神者变幻莫测的表情……嗯……好吧,老实说其实他刚起来。

然后还没出门就透过窗户缝见审神者蹲在庭院角落抱着不知是啥子玩意儿,还笑得一脸意味不明。

(短刀的侦查可不是盖的!)

药研承认,这么说纯粹因为自己心血来潮。

见着面前审神者大脑当机的样子,药研忽然明白鹤丸为何如此沉迷搞事了。

“那个,药研。”既然人都来了,审神者抱着紫藤色的包裹,内心有些小雀跃:“这个是给你的。”说完将包裹递给药研。

“给我?”

“嗯,打开看看。”

是对我刚刚调侃的报复?联想到审神者那迷之笑脸,药研已经做好被整蛊的心理准备了。

他深呼吸,打开包裹——

“……”审神者紧紧盯着药研的脸,而药研在看清里面包着的是什么时竟不知该作何表达。

那是印有自己刀纹的,只属于自己的极化道具。

“怎样??”审神者小心翼翼地问道。

“哈……这可真是吓到我了。与其说是喜悦,更多的是感动吧。”

“太好了。”审神者给了药研一个大大的笑脸。

天亮了。

“抱歉,让你等了那么久。”

“嗯?”

“因为我觉得拿着自己专属道具去修行超帅气的,所以擅自就……”让你一直远征内番,压着通用就是不给你……

“所以??”药研有些不明白审神者在说什么。

“所以这时候只需要说yzfm就行了!”

“……yzfm??”

end

某刃:把本丸的药研送出去修行一个小时后我们的主人就开始打通用极化道具的主意了。

某婶:谁都别拦我我也要去修行嗷嗷嗷QAQ

评论(1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