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啊,悠(鱼)闲(咸)一点也不赖呢

【压切婶】young and beautiful


新人,来献丑了,诚惶诚恐。

估计是hsb和婶婶的……刀子……?

啊呸!他们俩相亲相爱谁都分不开!!

短篇

he

脑洞产物,嗯……会有点画风突变?

婶婶有两只,一只新的一只原来的

不知道有木有ooc,还请多指教!(鞠躬

灵感来自标题的歌

这个本丸,已经存在了四十多年。

最年轻的,十八岁成年就任审神者,四十几年过去,也是过了花甲之年的人了。

后院里的爬墙虎蔓延至屋顶,将木质的建筑隐匿在一片青绿色中。藤蔓伸展至屋檐外,随着长度增加缓缓垂下,就着点点雨丝,叶片上晶光莹莹,微风卷翠帘,送来泥土与嫩芽的甜甜清香。

门槛磨得圆滑润亮,地板上木材本身具有的年轮微凸,黑得发亮,而稍软的淡色区域微微凹陷下去。稍偏的,少有人走动的地板没有那流线似的起伏,却显得发青,走进细瞧那绿色又悄悄淡去。

每一块地方都有时间的印记,而时间在张牙舞爪侵蚀了这里四十几年后,也倦怠了,懒洋洋地蜷缩在眼前,安静得出奇。

太安静了。

女孩走进屋内硬生生停住步伐,她能感觉到自己与此格格不入。

狐之助抬头看着女孩,眨眨眼,非常不解。

女孩抓紧新换上的巫女服,布料有些硬,显然是新布裁剪熨好,桀骜不驯,还没适应人类柔软的躯体。

刚染上色的布,代表生命与活力的颜色,显得如此的张狂。

时间开始流动,熙熙攘攘,好不快活。

自己的灵力好奇地跑出来,探索这陌生的地方,而本丸主人的灵力也很识趣地躲开。女孩不敢前进,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扰乱了这里原始,易碎的氛围。

“啊,已经来了啊。”

门对面传来声响,不紧不慢地,她拉开门。“我还以为你们会更晚一些呢。”

本丸的主人不好意思地笑笑,赶紧从厨房里拿出准备好的茶点。“啥都别多说,先到我房间里来哈。”

“真是抱歉,让二位从后院翻墙进来。”狐之助翻了个白眼,一副司空见惯不想跟这冒失鬼计较的样子。

女孩在主人的引导下上到二楼,房间已经收拾干净,只剩下个静止不动的钟表孤零零挂在墙上。

她随意坐在没铺床垫的木板床上,冲着女孩拍拍身旁的垫子示意她坐下。“妹子放开些啦,家里那些娃儿我都叫出去远征了,近侍被我塞到马棚里给小云雀刷身子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现在没刃会打搅咱的。”

“前辈…时间紧迫…那我也就单刀直入了。”女孩深吸口气。“现在以你的灵力,还能维持多久?”

“哎呀,孩子你这问法就不专业了。”她眨眨眼,伸出食指在空中晃啊晃:“同时维持多少,多强的付丧神是灵力的强弱,而维持多久便是灵力的……啥来着?”

“持久度。”狐之助补充道。“看来你不仅是灵力衰退,连老年痴呆都出来了。”

“是是是,小子你随便损,奈你也没什么机会怼我了。”

“你不是也见到了,除了远征的三队和一队的近侍,已经没刃剩下啦。”

“按照现在我的情况,撑死我这条老命,还有一个星期。”

她晃着那根食指,盯着那个一,笑了。

“还有一个星期,我就要跟这个本丸说再见啦。”

“还有七天呢,已经很多了。”

“妹子你可别拖到七天后再接手啊,我会等不及的。”

“再这么下去,刀们肯定会发现的。”

“肯定不愿意的,肯定会难过的。”

她这么自言自语,埋着头一个劲颤声叹息,极力掩饰住哽咽声。

灵力不足,先是觉得长期出战力不从心,出战时会昏倒,短时间内便恶化到开始咳血的地步。连刀们也感觉到了于自身审神者灵力的不稳定,大家都在思考着什么,有什么在心中酝酿着,却都不点破。

在给政府书写报道时,鼻血啪嗒一下…纸张红了一大片…

她皱眉,也懒得找东西擦直接将文书当布抹抹鼻子:“啊,真讨厌,又要重写了。”

出血量咋那么大,是要我买姨妈巾贴脸上么?

作为近侍的长谷部看不下去了。“若是因为我们的存在透支了主人的灵力,我愿意为了主人的健康……”

“长谷部!!”

她压低声音吼着,瞪着跪在一边的长谷部,随即收回自己暴怒的灵力,恢复成往日不紧不慢的风格。“你的心意我心领了,可这不是你们能够解决的。”

他不死心,“并不是无计可施,我们的人形都是由主人的灵力构成,只要将灵力归还给……”

“然后你就一走了之,留下我眼睁睁看着你们离去,最后只有我留在这个空荡荡的本丸里??”她说话语速不算是快的,平淡得像是第三者陈述事实,字字戳心。

“……”

“反正你也见识多了人的离合,若是有心,那就陪着我这凡人,哪,也,不,准,去。”

“……遵从主愿。”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g and beautifu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you will

I know that you will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beautiful?

反正只要新的审神者就任,原本的灵力被替换,你们的记忆也会随着原灵力消散。

也就少了那么多分离时的苦痛了,不是么?

而在这漫长的等待继承人中……

台阶绿了起来,藤蔓爬了出来,时间静了下来。

仿佛稍微失神,整个本丸就会陷入沉睡。

快点,再快点,我要等不及了。

“算我求你,请把这个本丸收下吧。”她呜咽着。

“对不起,对不起。留不住你们。”

直到最后。

他是最后一把。

Dear Lord, when he get to heaven

Please take me together.

主,当他升入天堂,请麻烦你也将我带走……


然后?

emmmm……

当然是……

“被被!!被被!!锻刀炉(冥界入口)里有新人要来了!!”

“温暖人心130!!啊啊啊!!!”

“哦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哈哈哈,甚好甚好。”

“别叫我被被……我们这打刀还差谁??”

“我看下……握草难道是长谷部?!”

“啥?!主控都来了婶婶还会远么!!”

“加速符飞起!!!”

“你们这些刃!!就这么希望主人早点死么?!”
“嘤QAQ”

“真是的,(深情对望锻刀炉)若您让我等待的话多久都可以,只要您还会回来找我。”

“说啥呢,一张加速符的事!”

“哟,大将,要不要我带你转转,熟悉下新本丸啊?”

(长谷部:我呢!!)

(爱染呼地冲出去)“大家快看!!新出炉的婶婶啊!还热乎着呢!!”

end   (丢完就逃)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