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硝酸盐不超标的咸鱼

是只药厨,杂杂杂杂食
一药,药婶,双药(喂)
总之满眼的药
啊,悠(鱼)闲(咸)一点也不赖呢

作品名:握日

曾经放飞自我而遭到学姐吐槽的设计(废稿)
需要包含的元素:要体现国际范,志愿,无私奉献,青春,活力,对了再加个地球仪吧,嗯……学校校徽也要。
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那时候感冒脑子都是浆糊,她一催我心一横……)
(放弃治疗)
(最后因为太不正经似乎惹学姐生气了……)

(药婶)若审神者曾经是溯行军?(十)


(感觉自己要成仙)(在我被作业干掉之前赶紧把这个丢上来)

“非常感谢你对他们的爱。”溯将淡蓝色的合同递交给薄茶:“只需要在这里签名,你就是这个本丸名至实归的主人了。”

now loading__

自己踩了不得了的雷啊!终于明白为什么说到赏樱的时候大家会这么看着我了。

送走溯后薄茶趴在桌子上,抱着头后悔得要死。

啊,可不可以雇佣溯行军帮忙堵住过去我的嘴……

门外有轻轻的脚步声。“长谷部君?”她下意识问道,话音未落那脚步声竟慌乱零碎地跑开了。

疑惑地拉开个缝往外望,西红柿独有的甜酸伴着阳光晒过的土壤气息从门缝挤进来。
几颗亮红色的饱满果实被人洗好,洗好整整齐齐地码放在小篮子里。篮子下压着张被水润湿的小纸条。

“似乎惹主君您生气了,但是那些事不是针对您的,请您别在意……对不起!”

这下她知道是谁了。

“喂!!”

她冲出房间跳下楼梯,几乎是飞扑到面前一把抱住又想跑开的短刀们。“跑什么!怕什么!那么躲着我我都要怕你们了!我是那种计较的人么呜哇——QAQ”

“哇啊啊啊……我们又惹主君生气了?!”

“我气啥!我那是被你们感动的!”薄茶抹了把脸:“你们都是婶婶的小天使啊TAT”哭的稀里哗啦。

不用怕了,婶婶在。

I will love you more than yesterday , but less than tomorrow.

以下日常

《我们的阿鲁基怕不是傻了》

马当番

“嘿,我问你们个问题。”薄茶端着四喜丸子到了马棚。

“嗯?”

乱放下干草:“怎么了怎么了?”

大家都看了过来。

“主公请讲?”

“马儿有几条腿?”

“……啊?四条腿?”

“几个眼睛?”

今剑心虚地瞄了一眼小云雀:“两个。”

“几根尾巴?”

……???

“一根。”

“为什么?”

这下短刀们傻眼了。

“为什么?”

众刃看向药研。

药研心里一惊:“啊,因为……自然选择???”

“为,什,么?”

“……”

“抱歉大将,我不知道。”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为什么,当然是喂草啊!”

“噗……”自来熟的爱染听后直接喷了。

众短刀跟着笑了笑……这怕不是他们这辈子听过最恐怖的冷笑话。

好冷……

一人一串丸子,薄茶摸了摸他们的头:“所以说我不可怕的啦~”

最近阿鲁基一直跟短刀黏在一起呢。

嗯?长谷部难道吃醋了?

你这样可一点都不帅气啊。

我心里很开心,很欣慰,吃醋是什么鬼。

哈哈,是是。

now loading__

大佬求你别给我20min了好不!!

薄茶抱着所剩无几的资源欲哭无泪。

刀匠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抱歉抱歉~因为实在是太顺手了。

啊,先让我想想该怎么煅刀来着?

来自倾家荡产非洲婶幽怨的眼神,薄茶要哭了。

瞪得刀匠脊背一凉。

啊,手滑。

3:20

“我是一期一振,粟田口吉光所做的唯一太刀,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

一期睁眼见到的是挂在自己大腿上的,疑似腿部挂件的薄茶,哭成一坨泥的那种。“一期你总算来了哇啊啊啊啊啊!!!”

见到一期一振跟众弟弟拥在一起后薄茶忍不住喜极而泣。

一期哥身上,有股樱花的香味呢。

众刃:阿鲁基每天都在漏冷却材……

薄茶(擦眼泪):我泪点低不行么!

(以下碎碎念)

(终于发出来了……拖了好久(心虚))
(上大课按学号交手机,没办法码字就很憋屈……)
(不过光明正大地拿本子画画就没问题)
(好忙……忙到心态爆炸)
(就因为(国际)学院里我会画画于是被部长当做劳动力……啥都可以叫我画啥都可以叫我设计……队徽三小时画完因为各种要求改了三四天……要死……)
(还有那个字啊!英文的tm三行!环绕在队徽上三圈啊啊啊啊啊啊(笑哭))

(药婶)若审神者曾经是溯行军?(九)


warning!

接下来是审神者之间的私密对话,付丧神们请回避!

谢谢合作!

now loading……

溯看向窗外薄薄的淡粉,“春景啊……”心里笑了笑,话语中夹杂着些许无奈。薄茶歪着头看着他,溯挥了挥手打消她的疑虑:“还蛮好看的。”

挑选了背对窗户的座位正坐下,溯斟酌着字句,“您能尽早联系到我,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对你对我都是如此。

薄茶的不幸是她接手了个苦差事,万幸是她找对了人。

溯的不幸是他在工作上被人摆了一道,万幸是在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前被他发现。

不想也没必要让小姑娘知道太多,溯模棱两可说出现在的状况。

“那么……”溯伸了个懒腰:“小姑娘有什么想问的?”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怕我我好委屈啊!”此刻薄茶一言难尽,光是想到短刀们冰凉凉的表情和空气中微妙的敌对气息,心中仿佛拧起来的疼。

“那还真是辛苦你了,他们留有前任审神者在位的记忆,怕你正常。”溯颔首看着手边的相机,眼眉阴影渐变渐深“他们怕的不是你,是主人这个存在……”

被指明问题不是在自己处事方法,薄茶的自卑感稍微有些释然,“那我该怎么做……”

溯看向平板上显示的排查进度接近90%,狐之助做得不错,范围缩得差不多了,陷害薄茶的凶手差不多能揪出来了。

溯抬眼扫过薄茶的眼,私自在心里给她做了评估。

“别惹事,不久后我会找人接替你的。”

接替?薄茶瞪大眼:“什么?”

果然是这种反应。溯抿了抿嘴角。

“是这样,你被骗了。电话那边的合同是无效的,最快一周后你就可以回家了。”

薄茶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就要从这无声的地狱解脱,冷静下来后有了另外一种愧疚感。她急切地想听溯进一步的解释,而溯这种关键时刻只是说完话后淡淡盯着她,又像是在看着她身后的纸门。

“……他们会怎样?”

“等待新的,正式与政府签约的合格审神者 。”

“任期四年以上还愿意接手二手本丸的审神者,不好找吧?”

“确实。”

“那小姑娘觉得需要怎么做呢?”

其实任期几年都无所谓,他们仅仅是需要个能帮助他们抚平伤口的人。

薄茶这么想着,但身为一个刚刚上任的新人,资历尚浅,她没有勇气说出来。

溯观察着薄茶沉思的脸,微微笑了。

小姑娘有在认真思考呢。

“没有线索的话谁都提不出有用的建议,容我来说明下这本丸的情况吧。”

溯笑着,将排查名单最小化,点开文件夹。薄茶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

看了他们的故事就没法袖手旁观了,有爱心的孩子良心会被绑架的。

这些话溯没有说出口,看着薄茶将耳机戴上,暗自在心中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鼠标发出清脆的咔哒,静止的时间开始流动……

…………

……………

………………

………薄茶倒抽着气红着眼猛扯下耳机。

………………

……………

…………

必然要与刀剑一同出阵面对战场,审神者的承受能力经过专业培训,都是高于常人的。

我早就该意识到,溯说的他们畏惧主人意味着什么……!!薄茶捂住嘴,努力克制住想要站起冲出房间的冲动,强迫自己坐在电脑前看完整段资料。

视频是黑白的,有些地方经过溯处理剪辑掉了。

薄茶能看完整段视频,这结果让溯心里惊了下。

………“好些了么?”

溯给薄茶泡了杯咖啡,薄茶皱着眉抿了一小口。

好甜。

“摄入糖分可以帮助缓解负面情绪。”

不过溯自己从来都不加糖。

说着他就往嘴里塞了口咖啡……粉。趁着药研看不见赶紧多吃几口。

咖啡焦黑的苦味充上大脑。很真实,丝毫不加修饰。咖啡因作用在神经,将人从安逸温暖的睡梦中叫醒拉至当下,辛辣的冷冰冰的当下。

甜甜暖暖的咖啡香,稍微中和了刚才看到的东西带来的刺激。但是薄茶更加喜欢甜牛奶些。

但是现在的氛围显然不适合纯粹的甜点。

冰冷冷,像是把刀子,将理智剔下。

燃烧着,翻滚着,在神经末梢炸开。

嗡嗡叫的是脑内哭声的回音,微微颤的是咖啡苦涩的涟漪。

眼泪落到杯中,清脆的一响。

万叶樱歪了歪头,送来几片花瓣,曾经带有甜味的每一瓣樱花现在都仿佛吮饱了鲜血。

溯背对着窗户,阳光在他脸上投下淡淡的褐色,也映得薄茶的脸颊苍白无比。

不用看也知道,窗外春光正好。

甜甜的花香,沉淀到尘埃底,无比哀愁。

“非常感谢,我知道要怎么做了。”

薄茶咬着牙,语气坚定。

“好的,我明白了。”

溯眯起眼笑着:“小姑娘有着太阳的气质呢。”

(为什么每次我觉得时间还很早的时候都是这个点)


思修课上的摸鱼

(这货要准备期中考了(瘫))

  
摸鱼(趴)
狂草注意
或许会有bug注意

某宝真的什么都卖(?)
药总你剪刀原来是这么用的!!
  
  
  
by 群里的梗

昨天
早上有些感冒,晚上还得顶着寒风去为社团拍照……

今天
一点悬念都没有地……感冒加重……

脑子晕得写不动作业
满脑子………………大将需要吃药,吃了药感冒才能好啊(滑稽)(于是放飞自我的摸鱼)

啊,病人稍微胡闹下也没关系的吧?
(总感觉我在耍流氓……)

日常碎碎念

502粘桌子上了,想除掉呢

什么香蕉水洗甲水解胶水我都搞不到嗷

嗯?这个方法蛮亲民的?

………………………………
……………………………………
…………………………………………

我就不该相信网上经验……

看着扩大了n倍的502胶印(上面还粘着点毛巾的线头)欲哭无泪

我怕不是脑子进502了才会相信这种zz方法!!

最后用风油精泡软了用小刀刮,好不容易弄掉了……

(感觉风油精什么都能溶)

双十一陪药总过!!!
(麻麻这里有个痴汉)

(药婶)若审神者曾经是溯行军?(八)


前情概要:薄茶:莫名其妙的接手了迷之本丸,大家都不理我哭唧唧……身为话痨没人理真的会憋死的……




阳光暖暖的正适合蔬菜成长,短刀们收到了打理田地的任务,他们拿着菜篮子,光着小脚踩在软软的土壤上。迎着春风深呼吸,就能嗅到蔬菜脆爽的香气。

准备去交日课任务,路上居然见到短刀们!薄茶心里激动得砰砰直跳,这本丸短刀简直就是隐藏六花,个个侦查隐藏机动贼高平时根本找不见。

“大家辛苦啦~”

为了不吓到他们,薄茶老远就开始打招呼。

短刀们听到主君的声音纷纷回过头:“啊,主君好啊。”收起笑容,迅速放下工具整理好衣冠。

氛围急转直下,严肃到薄茶心里一凉:“不用那么见外啦。”

“对,对不起。”

都说不用那么见外啊QAQ薄茶心碎了,我我我长得很凶么?难不成我在他们眼里顶着一副窝瓜脸不成?

得赶紧想些话题来活跃气氛……

“啊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啊,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好好照顾苗儿以后就能吃到可口的蔬菜了。”

薄茶捋了下自己脸侧的羽毛,你可以做到的,快点想啊,轻松的话题,加油!“说到春天,可不止干活呢。”

对的,就是这样!

视线从划过带着露水的菜叶,渐行渐远,越过毛茸茸的草地,落到带着粉红色的树梢。

“正好万叶樱也开了,大家明天要不要去赏花?”

粉粉的樱花!

呐,呐?

“啪啦——”不知是谁端的菜篮子落到地上,里面的蔬菜散落一地。

五虎退抱紧自己的小老虎,薄茶仿佛听到了氛围破碎的声音。

看着大家眼神都变得苦涩,她的心跟着揪起。

怎么了,我说错了什么?

药研是第一个从微妙的氛围中反应过来的。

“啊啊,谢谢大将好心,不过不用了。”

“……那好吧,抱歉打扰了。”

薄茶手中的裙摆被捏得皱起,她不知道那时的自己是什么表情。

“……”

果然,对他们而言自己只是外来人,被讨厌了呢。

不是第一位审神者就不行么?

薄茶不 知情 ,她只是很郁闷。

郁闷的她只好写了封信求助,这是她从狐之助那得到的唯一能联系咨询的人。

now loading……

“您联系的人到……”

长谷部还没说完话溯就冲了进来:“非常抱歉!您没有受伤吧?”

“啊啊啊啊!!!”薄茶这些天被这本丸苦逼的氛围折磨得简直要暗堕,听到有人来一把甩开文书,挂着泪花就要抱溯大腿,然而看到溯的样子后她马上调转方向扑到长谷部那边去:“妈呀溯行军啊啊啊啊!!!”

“……”

溯:标准微笑。

转身拍了拍愣在一边的药研,“看来小姑娘蛮有精神的,药研我们走。” 转身准备下楼。

“别爸爸我错了别丢下我啊啊啊啊QAQ”

长谷部发现……原来自家主君嗓门还能这么大,还有你怎么抱大腿抱得那么熟练啊!!快松开啊!没看到他身边的药研开始散发魔王气场了么!!

“我长着犄角,还有这尾巴…不怪你…”

自言自语着溯的尾巴就耷拉下来,无精打采地拖在地上。

“婶份证拿来让我记录下,一周后我会把结果发送到你的邮箱……”

啊啊我这几天盯着电脑都没睡好不容易政府批了假被你这封信叫过来我很累的麻烦请速战速决…………

溯像是在念文书般交代着,为了压缩时间他一口气不间断讲完,正准备换口气继续讲,头毫无征兆地被人摁住。

药研笑得宛如一模阳光:“溯,我觉得……”

“你的角和尾巴都超——帅的。”

溯:瞬间从红脸回复至樱吹 暴风 雪

恭喜玩家药研藤四郎get技能:顺毛
  
 
  
长谷部&薄茶:为什么感觉眼睛好痛。

溯:很开心地掏出平板:“小姑娘的名字是?”

“薄茶。”

“你的通话记录还保存着么?”

“有,这是我的手机。”

将手机连接至平板,点开网页:“对方加密过。”

不过有狐之助提供的名单,省下许多排查工作。

“您的情况我已经向政府反馈,好在您早期与我取得联系。继承二手本丸若没有登记在案,出了事是不受政府保护的。”

“对了,他们说能保证我的人身安全,还给了我这个?”薄茶说着拿出护身符。

“………………”

“………………”

溯沉默了。

我要怎么说出来,妹子你拿的只是个普通御守……
 

 
以下碎碎念 

溯:讲真,薄茶这种性格我不太擅长对付。
(她实在是太单纯了……)

药研(挑眉):嗯?比如说抱你大腿?

溯:…呃…你是指她的冲动型性格么……

药研:对同事上下其手已经构成性骚扰了吧。
(这句话醋味好大)

溯:……
(药研你这是炸毛了么)

溯(笑):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药研:才没有。

摸了个日常(趴)


(hsb因为前任fen婶【】刀缘故,并不是非常信任薄茶)


薄茶:hsb你不理我我要闹了啊!!


薄茶这种不喜欢静静待着的性格

大概只有睡觉时才肯安静下来吧

(难以想象鹤丸来本丸后……怕不是分分钟要闹炸)